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爱的家庭规则

爱的家庭规则



  这是一个有关于我的妈妈、我的妻子、我的两个姐妹、我的女儿和我的故事。但是它与众不同的是:虽然有这么多的称呼,但故事中只有三个人。

  我的妈妈是在田纳西的山区出生的。在那个肮脏贫穷的盆地里,乱伦是一件很常见的事。作一个处女就意味着她要能逃脱她自己兄弟的魔手。

  妈妈从没有想过逃脱她父亲的魔手。当她父亲突然夺取她的处女时,她非常高兴。他们间的关系一直维持到十年后父亲突然在一次矿井事故中去世。

  当我父亲去世时,我才九岁。我始终都知道妈妈既是我的母亲又是我的姐姐。我也从未对此感到有什么不对。我们那里的小孩基本上都是这样跟自己的亲戚有各种不同的称谓。

  在我十多岁时我们迁移到了北方的一个城市。

  我开始对女性感兴趣了,但是我知道的对我吸引力最大的女孩是我的妈妈。我开始用一个全新的眼光看她。我们经常赤裸相对,但从未对此感到有什么害羞的。妈妈的胸部,用今天的标准来说有一点小,但很匀称而且尖挺。她的乳头是猩红色的,当她转身时可以看到那对小小的像铅笔上的橡皮似的小小乳头。妈妈的小屄总是被那撮红色阴毛所覆盖着。

  我一直跟妈妈睡在一张床上。自然对我的年龄来说是早就不应该的。如果我做了恶梦或者感到孤独时,妈妈就让我吸她的乳头,但这只是母子之爱而不是淫欲的表现。

  当我长得更大时,事情开始有了变化。当我开始有梦遗时,妈妈总是微笑着帮我解释消除我的顾虑。我开始对妈妈的身体感到极大的兴趣,经常装做痛苦的样子好让妈妈给我吮吸她的乳头。妈妈也发现每当我跟她一起上床时,我的那儿就开始硬起来。她告诉我要等我再长大一些,她就会教我有关于性的事情。

  当我长到19岁时,妈妈开始教我了。首先,他让我仔细看她的乳房并且抚摸那里。我学习如何抚摩、舔舐以及如何吻她们。当我把她的欲望引起来时,她就让我吮吸她的乳房;然后让我自己手淫,她就在一旁看着。

  不久,她就开始教我有关阴部的事。她在我面前坐下,分开她的大腿,扒开阴唇,好让我仔细观察那里。妈妈教我在哪里舔、如何舔以及如何用我的手指让她感到舒服。就在我照她教我的做时,妈妈总是用她的手玩弄我的鸡巴。

  我们经常一起来。妈妈教我如何做69式,弄的我像在天堂一样。

  最后我开始学习作爱。

  妈妈从来就没有准备控制生育。妈妈的宗旨是:如果你认为跟你的情人生一个小贝贝是不应该的话,那你就不应该和他(她)性交。因此,从我第一次插入妈妈的小屄以来,我没有一次是戴保险套的。

  有人可能说我们没有责任感,但我们对此有另外的看法。妈妈教我的是对自己负责,把性作为爱的一个部分。那就是:

  “如果你不爱那个人,那就不要跟他(她)做爱。”

  当我们开始做爱一年后,妈妈很高兴她怀孕了。我也为此感到骄傲。我在我的妈妈/姐姐的肚子上轻轻地敲打着,盼望着她快快长大。当我的劳拉出生时我是多么的高兴,我快乐地描述着我和她的关系:

  她是我的女儿、我的姐妹,也是我的外甥。我还计划着有一天给她一个新的头衔:

  我的妻子。

  我猜所有的女儿都没有像劳拉赢得我的所有那样偷走她们父亲的心。她是那么的漂亮、可爱,即使他还是一个小孩子。

  当然,时代变了,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像我的父亲得到我妈妈那样得到劳拉。我试着维持着不带性的“父/女”关系。但她终将有一天把那个带到我们中间。

  当劳拉18岁时,妈妈和我向她解释了我们之间的亲戚关系,并且告诉她我们并不对此感到惭愧。我们仅仅因为法律而对此保持着沉默。

  几天后,劳拉要求我教她“爱”,就像妈妈教我一样。

  18岁的劳拉是我所看到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我甚至认为在这个世界中,她是仅仅为我一个人而创造的。我告诉她我爱她并且要求她与我结婚。我告诉她我已经通过熟人为她准备了一个新的户籍,只要她原意,将没有一个外人知道真相。

  劳拉立刻就答应了我的求婚。

  我们很快就结了婚,证婚人就是妈妈。妈妈随后拒绝了与我们一起去度蜜月,并且迁回了田纳西以便让我们有一个“正常”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