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孝儿操母逼 温馨乱天伦】

【孝儿操母逼 温馨乱天伦】

人人称赞我孝母,可是没人知道我对寡母行孝的那么深入,用鸡巴深入到了她的屄当中……我的家乡是南方一个山区小县的一个边远小村庄。我和母亲住在村边的一栋小“洋楼”里,那是爷爷到菲律宾经商后寄钱来盖的。我15岁的时候,父亲凭爷爷的关系去了香港,后来又辗转到了菲律宾,可惜还没来得及接我母亲出去,竟不幸客死他乡。为了我,母亲决定守寡,因为她舍不得离开我和那栋可爱的小洋楼。
  我们房子位于村边的一个小山坳里,三面是青翠的小树林,前面是一片水稻田,相当幽静。楼只有两层半,总共才五个房间。母子俩住在里面,加上爷爷不时寄来的侨汇,就当时的水准而言,应该说我们过的是令人羡慕的日子了。
  我本来可以过着平常人的生活:孝母、娶妻、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可是到了我18岁的时候,工友无意中的一句话,竟引发了我和亲娘之间整整10年的母子乱伦。那是一段我与亲生母亲过着缠绵温馨、清醇甜蜜的亦母亦妻生活的黄金时期。
  我中小学读书成绩都还算不错,但18岁高中毕业时,由于家庭有点“海外”关系,更主要是由于母亲不善于讨好一些人,结果自然没被选派上大学,于是只好回到家乡,在村里的碾米厂当个记帐员。
  一天下午放工,我正收拾着要回家,突然机修工阿发神秘兮兮地走过来,指着碾米工阿伦的背后说:“你知道那家伙急急忙忙要回去干什么吗?”我说不知道。“回家骑老妈!” 阿发诡秘地说。我开头不明白他的意思,便说这年头谁还骑马。他说你听错了,是回家骑他的母亲。我马上意识到什么,赶紧说,你别乱讲啦,哪有的事。真有的话,那岂不是母子乱伦,传出去会出大事的。阿发邪邪的笑了笑,不信算了,老屄味道好啊。
  我问他怎么个好法,他才接着说,那事儿千真万确,是阿伦亲口告诉他的,因为他们两个好得不得了。阿发说他实在是忍不住才讲出来,但只限我一个,要我发誓不再多传。我当然答应了。阿发兴之所至,说要带我去实地观察阿伦和他母亲。刚好那天我没什么事,两个人便一同快速赶上去。走了不久,我们离阿伦不远,看着他回到他母亲看的小店。阿发一走进去,他母亲的便迅速迎上来,母子两人亲热地搂抱在一起,接着便双双走进里屋去了。
  那当母亲的,看来有40出头,白胖丰满,慈眉善目的,看不出是个淫荡的妇人,但她胸部高耸,丰臀略翘,看样子性欲很强,阿伦跟她在一起,免不了干柴烈火,母子乱伦的事情只怕是水到渠成。不过我们也没再看到什么,只能猜想此刻那母子俩大约已经在床上粘到一块翻云覆雨了。后来我们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精神上震动很大。阿伦的母亲是寡妇,阿伦十分孝顺她,想不到两人竟然会干出这种有伤风化的丑事。但又一想,要是阿伦的父亲还活着,那母子乱伦当然是对父亲的伤害,但现在他父亲已经不在了,他们俩这样做其实也没碍到别人。如果两人都愿意,而且双方都快乐,为什么不可以呢?
  突然间我又想到了自己。我母亲跟阿伦的母亲不也是一样守寡吗?为什么我们就不可以做相同的事情呢?何况我母亲看起来比阿伦的母亲还更年轻漂亮,听说年轻漂亮的女子性需要特别强,我以前为什么没留意这个问题呢?
  其实从14岁起便对母亲又了感觉,每每幻想着能与她乱伦交媾。只是碍于道德,才压抑了自己的性幻想。如今我切实认为,其实我们之间是可以有那种关系的,因为我父亲根本不在了,母亲又不愿意再嫁。当然,我也知道母亲是个很传统的妇女,她可能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然而我想乱伦亲娘的欲望一经挑起,便再也难以平息。于是我认定应当试试。问题是,要采用什么方法?好在我很快就有了办法。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的日记收藏不是很严密,母亲偶然也可以看到。我要在日记上用点计谋。
  于是,当天晚上我在日记里写下一个根据地摊文学加以发挥改编的故事: 今天我从同事买来的地摊文学里偷看到这么个故事,说的是清朝嘉庆年间,书生白某虽然非常孝顺母亲,但总觉得还有什么不够的地方。有一天他终于醒悟过来,知道母亲守寡多年,日日独守空房,虚度青春,十分痛苦。他认为自己对母亲的孝还不是真孝,还得有更深入的行动。终于有一天晚上,他上了母亲的床……从此以后,母子俩夜夜春宵、日日交欢、温馨万状、快乐无比。母子俩的真情感动了上天,让白某考中了状元。面对皇帝的赐婚,白某婉言推脱,说家中已有糟糠之妻,于是把母亲接到京城,对外则说是妻子。母子俩见面,第一件事便是闭门谢客,相拥交欢,三天三夜方才下床,从此更是夜夜交接,无日无之。几年后,同仁看到白某的妻子(其实是母亲)不会怀孕,就劝他纳妾,可是白某坚决不同意。还是后来到了母亲五十多岁后,白某才纳了一妾。但是即便如此,白某一有机会还是要同母亲重拾旧情,恣意交欢,尤其是当妾来月经的那些日子。两人用温馨浪漫的一生谱就了一曲感天动地的母子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