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妖魔文】(正传)(07)【作者:鬼才想当年】

【妖魔文】(正传)(07)【作者:鬼才想当年】

字数:46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却说珍儿带着已经化成毒囊的神界弟子返回了美人鱼长驻的水底深宫,曲曲折折就来到了公主的闺房。可就在珍儿想要推门而入时,就听到了里面隐隐约约传来的动静,不禁脸蛋一红,想起公主之前说过的话,也没有叩门,直接走了进来。当她拐进卧室里,就发现自家公主在和另外三个男子欢好。  这三个男的身强体壮,但不约而同散发出强大的妖气,可见是一些实力强大的人物。可惜碰到了公主也只能任人宰割。反观锦鲤公主,则是赤着上身,一对惊人的腻白巨乳不断上下起伏着,身下只穿着一双露趾鱼嘴丝袜,全身雪白的肌肤盈盈闪光,脸上带着享受的意味,细细品味这三个男人的味道。  只见她樱桃小口紧紧含住一人的巨大肉棒,巧舌翻腾,不时挑逗;一会儿又吐出肉棒,伸出香舌和另一边的男人亲吻缠绵,那细心劲好似要把自己嘴里的香液一点不剩的度入男人嘴里;身子跨在最后一个男人身上,不断扭动肥臀吞吐着男人的肉棒,留下水淋淋的蜜汁。珍儿呆在一边,不敢声张打扰小姐兴致,只能低下脑袋时不时地偷偷看看这紧张刺激的场面,直弄得自己口干舌燥,下身的鱼尾紧张绷起,不安的骚动着。  「哦~ 好爽!」只听一声娇啼,原来是一个男人挺着自己的巨大,对准之前一直轻轻蠕动的菊花妙处,一个突刺,深深刺了进去。锦鲤被点到妙处,不自觉地夹紧双腿,阴道和菊道紧紧收缩,吸引着两根肉棒,期待着更猛烈的炮火。而最后一人见已经没了自己的份,又见锦鲤温润的小嘴一直在呼出淫声浪语,便捏住肉棒卡进小嘴,「哧~ 」的一声,异于常人的巨大肉棒整根刺进锦鲤的嘴里,顶在咽喉深处,享受口腔肌肉的缠绵和香舌的侍奉。锦鲤被这一个袭击弄得俏脸发红,妩媚的白了男人一眼,伸出小手,一个温柔伺候男人的阴囊,一个伸到男人身后,轻轻扣弄男人的后庭。  三个男人爽的啊啊大叫,好像发了疯一样拼命挺动自己的肉棒,专心致志的样子就像要把紧紧套着肉棒的密道戳个窟窿,锦鲤爽的不断呜咽,好像男人越疯狂她就越兴奋,不断迎合这男人的动作。四人大战的是啪啪作响,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慑人的腥甜味。过了好久,只听三个男人好像达成一致一般,「啊」的一声,将肉棒狠狠刺进密道深处,一个捏住锦鲤诱人的摆臀好像要撕烂扯开一般;一个捏住她颤巍巍的美白巨乳,就像要把里面的琼汁玉液挤出一样;一个则紧紧抓住锦鲤的金黄卷发,就好像要把肉棒戳进锦鲤的胃里一样,三个人浑身颤抖,不断有乳白的灼热精液喷出。而锦鲤乐在其中,一边慢慢扭动肥臀,一边将自己的食中两只狠狠插进面前男人的菊花深处,催动他快快喷出更多的精液。只见三个男人浑身上下就像筛子一样不断抖动,双眼翻白,已经口齿不清。他们只觉得自己喷出的精华不仅量比以往每次喷出的都多,而且一股接一股,好像把全身所有都要喷进那迷人的洞窟一样。不一会儿,只听「扑通~ 」一声,三个原本格外强壮的男人已经行将就木,带着销魂蚀骨的表情,彻底变成三具干尸,已经身死道消。  而锦鲤则全身红润诱人,肌肤闪亮,带着满满的春情,尤然品味着刚才的美妙滋味。不一会儿,明亮的双眸拨开春雾,看着站在一边已经浑身发软的珍儿,带着黄鹂轻啼的醉人声音问道:「东西带来了吗?」珍儿一听,立马俯身答道:「已经带来了,就在外边。」说着,就将放在外面的毒囊带了进来。锦鲤一瞧,眸子里散发出一缕精光,立即翻身而起,脸上带着丝丝兴奋,细细打量着眼前的这具毒囊。「好!好!太好了!!!」说着,瞥了一眼恭身站在一边的珍儿,娇声说道:「宫里最近从人间抓了不少凡人男子,有些个也算俊俏。你去寻两个好好休息去吧。」珍儿一听,忙喜道:「多谢公主!」说完,转过身子快速走出房间,关紧大门。  锦鲤不断打量着眼前的毒囊,俯下身子细细一闻,只见一股浓绿的毒气袭来,被锦鲤吸进瑶鼻。「呼~ 好劲啊~ 不愧是淫毒呢~ 」锦鲤面露享受,毒气入体只让她那原本红润的脸蛋透过一抹绿光便消失不见。紧接着,闭目享受着毒气滋味的锦鲤猛然睁开双眸,眼里闪过一抹蓝光,玉手一划,包裹着男人的那一层毒囊就被切开,露出里面早已全身发绿的男人。只见那男人布满诡异的黑青色符文,人还在微微喘气,可见淫毒只是把他当作载体,并没有要他性命。那男人身子下面的一根肉棒一直朝天而立,肉棒的巨大不敢想象,看得锦鲤都一愣一愣的。  「呵呵~ 好一根香肠啊~ 这么大的~ 情丝夫人还真是客气呢~ 」说话间,锦鲤也不管那男人惊惧的眼神,俯身而下,将秀发向后一抹,直接张开小嘴亲到了肉棒的龟头上。龟头十分巨大,锦鲤一时半会还没能吞进嘴里,无奈之下只能站起身来。看着这根肉棒眼珠闪动,像是思考着什么。不一会儿,却是灵光一闪,她看了一眼男人充满恐惧的脸蛋,带着得意的微笑,抬起一条美腿,扯下丝袜,将秀丽可爱的玉足踏在了男人的恐怖肉棒上,开始轻轻摩擦。  不一会儿,摩擦的动作不断加快加重,随着男人一声呜咽,自马眼处喷出一股浓绿色的绿汁,绿汁沾到锦鲤的美足上好像附骨之蛆一般,竟然蠕动起来,贴紧美足的雪白皮肤,一点一点的渗透进去,而锦鲤的雪足竟然开始慢慢透出一点一点的绿光。锦鲤眉头微皱,沉心静气,慢慢运转法力一点点吸收淫毒。过了一会儿,干脆坐下身子,抬起双足专心玩弄这根肉棒,不断用小脚控制、吸收喷出来的绿汁,看着男人浑身抽搐,不断虚弱的嘶喊,锦鲤发出一阵阵的畅快笑意。  许久过后,已经发绿发黑的男人带着浓浓的不甘和痛苦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锦鲤的双足也已经被绿汁包裹彻底变成了绿色。此时的锦鲤一丝不苟的控制法力不断吸收脚上的绿汁,不一会儿,就见双足绿色渐渐褪去,而在指尖上开始凝聚出了两滴黄豆大小的绿汁。锦鲤满意一笑,绿汁被小脚缓缓吸进体内。原来的小脚更显得光艳动人。锦鲤站起身子,满意的欣赏着修长的美腿和诱人的小脚儿,随着淫毒被彻底吸收,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只需要珠儿返回魔域,就能前往人间,去完成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  而另一边,蝴蝶部落后山的一个隐蔽山洞里,不断传来醉人的女人娇喘和男人痛苦的挣扎声音。奉命前来的恶煞此时早已经没了之前胜券在握的自信,他看着眼前骑在自己身子上面不断驰骋的美人,又看看另一边早已经被吸成干尸的恶霸和100名侍卫,只觉得全身发凉,小命不保。而身上的这个女子则兴致盎然,她双手撑着恶煞的胸膛,仰着头不断伸出香舌舔弄小嘴,一脸的满足和畅快。见身子下面的恶煞已经不再挣扎,便缓缓勾下身子,将自己美艳动人的小脸贴紧恶煞的鳄鱼脑袋,柔柔说到:「唔~ 好哥哥~ 你的肉棒真是大呢~ 插得妹妹美极了~ 怎的~ 你不舒服吗~ 」说着,加大幅度不断吞吐恶煞的肉棒,那满脸的柔情蜜意看得恶煞头皮发麻,只觉得自己命不久矣,痛苦地说道:「呃~ 可恶的妖女,弱肉强食我无话可说。但你别得意,还有我家公子,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啊!唔……」原来,身上的玉人听到他说鳄鱼公子,脸上竟然透出一股疯狂劲,直接张开小嘴,咬住恶煞的舌头,猛地一吸,强大的吸力竟然直接扯断了恶煞的舌头,疼的恶煞疯狂挣扎却于事无补,只得带着不断流血的大嘴巴恶狠狠地瞪着眼前正不断咀嚼舌头的美人。  那女人吃完,还将嘴边的血迹舔完,带着疯狂嗜血的笑意,一把掐住恶煞的脖子,缓缓说道:「呵呵~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家的奴才吗?告诉你吧,你家公子我会去找他算账的!现在嘛~ 还是乖乖伺候姑奶奶我吧!」说话间,直接翘臀挺起,露出整根肉棒,只有那半只龟头还吸在蜜洞里,在恶煞惊惧的眼神里,那女子阴森一笑,「扑哧!」一声,肉棒全军覆没。「呜呜呜!!!」恶煞只觉得一股疯狂的吸力直接破开自己的精关,体内精华不断流失,滋补着眼前的女子。而这女子面带满足,带着嗜血的眼神紧紧盯着恶煞。  「你一定很奇怪我到底是谁吧?嘻嘻嘻~ 看你快死了的份上,那我可告诉你哦~ 人家啊~ 就是你要找的~ 蝴!蝶!公!主!」恶煞听完,巨目圆睁,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这个女子不仅疯狂嗜血,而且实力强大,他可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是怎样被她吸得连骨头都不剩的,怎么会是那传闻里柔弱到骨子里的蝴蝶公主呢?要真是的话,蝴蝶部落怎么还会招什么驸马,寻找外人帮助呢?  恶煞打死也不相信,可这女人似乎很喜欢看恶煞吃惊的表情,她疯狂笑道:「哈哈哈哈!!!对!就是这个表情!!!我不仅要你们看到!!!我还要从那鳄鱼公子脸上看到!!!」笑完过后竟然直接一个变脸,一把掐住恶煞的脖子,恨声说道:「我以前也是那柔弱温和的蝴蝶公主,那时候的我,只想着找个对我好的夫君照顾我,我为他生孩子,看着他带着我和孩子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说话间,这女子好像回忆起了美好的憧憬,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温柔。「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就在我们成亲的晚上,就在我准备献身于他的时候!他竟然因为醉酒,就在我的洞房门口,将我唯一贴身的侍女按倒在地,狠狠凌辱!!!我当时惊呆了,我忘不了他的恶心模样,只觉得以前那么温柔的他其实都是假的,他不过是一头色狼,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完了以后竟然还对我说,我招他为相公是我的福分,我的蝴蝶部落里的所有人都得听他的,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竟然还要我好好伺候他,满足他那令人作呕的欲望!我不从,他竟然打我!竟然打我!!他对我说过山盟海誓,要对我一生一世好的!可他竟然打我!!!」说完,早就已经满脸疯狂的女子,直接一嘴咬在恶煞的脖子上,拼命吸允着恶煞的鲜血。  没一会儿,女子抬起头来,舔着嘴边的鲜血,看着已经快没气的恶煞,悠悠说道:「那天晚上,他撕开我的衣服,扯开我的双腿,夺走了我的身子。呵呵~从那以后,全部落的人都怕他,虽然部落外的人也怕他,从此再也没有进犯过我们,可是,我和我的族人过的很不开心!我想要让他走,可打不过他,他像一条癞皮狗一样粘着我,恶心我!没过多久,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你家鳄鱼公子找到我,一见面就把令牌给了我,说是要和我们部落联合起来,呵呵~ 鳄鱼部落那么强大,怎么可能看得上我们这个小部落,明明就想吞并我们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打不过他,根本无法拒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族人跳下他挖好的陷阱却无能为力!回去以后,那只饿狼果然打了我!还抢走令牌!你知道吗,没有令牌我们部落会将面临多大的危险吗?面对整个鳄鱼部落我们还会有活路吗?!也就在那一刻,在他打了我一巴掌以后,我明白了,我彻底明白了!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我没有实力!当整个部落的人没有实力,需要依靠外人的时候,那是多么可悲!!!所以,我杀死了我那唯一的侍女,我还杀光了我们部落里的所有人!他们没有实力,与其死在外人手里,还不如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我,让我强大起来,重新建立起新的蝴蝶部落!」  快没气的恶煞早已双眼模糊,只是觉得身上的女人已经疯了,他感到一阵阵的寒意袭来,对公子,对鳄鱼族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蝴蝶公主带着嗜血的疯狂,说道:「所以,那天晚上,不论男女老少我都将他们抓住,一点一点的吸干他们。我才发现,原来拥有实力是这么令人沉醉的事,以前的我真是太傻了!我更没想到,当我将部落里的人全部杀完时,你们这些家伙竟然送上门来,好啊!有了你们的补充,我的实力就会更上一层楼,到时候,什么土狼,什么鳄鱼公子都将不是我的对手!我要变得更强,让你们这些家伙,后悔活在世上!!!」说完,猛然用力,可怜的恶煞带着恐惧和担心彻底离开世界。  夜深了,皎洁的月光被黑云掩盖,昏暗的蝴蝶部落不断涌现腥风血雨。第二天,鳄鱼公子派去抓捕蝴蝶公主的五百零二人无一生还。消息传到鳄鱼部落,全部落的人都开始人心惶惶,只觉得天要变了。  远处的一座空山上,一个身穿白色裙装的少女站在孤零零的山头,眼光悠长而凌厉,「鳄鱼公子,下一个,就是你了!从今天起,再也没有蝴蝶公主这个人,有的只是——蝶魄!」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