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淫荡佛爷与美女的激情(下)

淫荡佛爷与美女的激情(下)

  晚衣越想越是心惊,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大小姐,黄副堂主让我送百年人参汤给您和车掌门补身……」
  晚衣心中一动上前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黑衣帮众手上端着盘子,盘中盛着透着药味的的人参汤。
  「好……端进来吧,放在桌上……」晚衣不动声色道,那帮众端着盘子走进房内突感腰上一麻软倒在地。
  晚衣端起盘中的人参汤碗冷然道:「黄鹰让你给我送人参汤?只怕这汤中有问题吧?」
  那帮众吓的面色如土道:「大小姐,冤枉啊,小人和黄副堂主对本帮忠心……」他话未说完晚衣的纤指顶在他喉间。
  「说话给我轻些,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这汤里若是没有问题那你喝了只会增加功力,我解开你的穴道再给你赔罪,若有问题那你只能是你背叛本帮的代价……」晚衣撬开他的嘴将人参汤灌下一口,更多精彩请关注:zeze_lu.c0m那人喝下之后面色红润并无异样。
  「大……大小姐……你看,我没事啊……你真的弄错了……」那帮众急道。
  晚衣把了把他的脉感觉并无异样,心道:莫非真是自己搞错了?
  「这位兄弟,我误会你了,这汤我喝了再向你赔罪……」晚衣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把人参汤碗端起放在嘴边,眼角一扫只见那帮众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哼……」晚衣把人参汤碗放下从包裹里取出一根银针在汤中浸了浸拿起来并无异样。
  「大……大小姐,我都说了,这汤真的没问题啊……」那帮众笑道。
  「药汤是没问题……只是……」晚衣将沾着汤水的银针在碗边上磨了一圈,那帮众脸色顿时大变,只见银针针尖瞬间变成了灰色,银针变黑则说明有剧毒,变灰则说明下的药不致命但却是迷药。
  「好手段,迷药不在汤中却涂在碗口上,若是我的嘴沾上碗口那迷药就会入我口中」晚衣盯着面色如土的帮众冷笑道:「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吧……黄鹰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段天刀金松等十八把刀泰山群匪大模大样的走进了长空帮分坛,黄鹰热情的从里面迎出。
  「段当家,金大哥,你们可来了,小弟已经把事情都办妥了……」黄鹰一脸得意道。
  「兄弟,做的好啊,甘百霸和忠于他的人都进了地牢,而夏晚衣中了我们的迷药自然是手到擒来,这次能够成事多亏你了,对了……那帮抢女人的兄弟是那里来的?他们可曾到此?」金松晃动着八字胡道。
  「大哥,其实我跟本不知他们是谁,每次都是个戴面具的青衣人和我联络,要我助他们掳动一些城中的女子,每次都会酬谢我不少金银。我早就打算整倒甘百霸了,昔日他的房子其实我乘他外出之时暗中在他墙角和柱子上制造了一个暗洞和暗门,我乘他出去巡逻之即用迷药麻昏了他的义子,然后将这些东西藏进了他房中,只是没想到夏晚衣和车莹莹她们也来趟这混水,正好一石二鸟,借夏晚衣把甘百霸和他的人都送进牢里,现在这里上上下下都是我的人了,我已经派人给夏晚衣送了人参汤,在汤碗上下了迷药,这回儿我们就可以将她剥个精光让大家好好看看了……」黄鹰淫笑道,泰山群匪不禁乐的大笑。
  金松却是皱了皱眉头道:「老黄,你不知道那帮人是什么人怎么就跟他们合作了呢?现在他们在那里都不知道。」
  「大哥,反正都是同道中人,他们不愿现身可能有他们的苦衷吧,不过你们也真够辛苦的了,派人在飘渺峰下守了这么久,总算等到了夏晚衣她们落单的时机啊……」黄鹰叹道。
  「是啊,上次方歌吟和夏晚衣坏了我们的好事,我这口气一就直憋着,不宰了他们誓不罢休,老金跟我出了个主意让我一直派人监视这对狗男女,结果不久前方歌吟去了京城,留下个夏晚衣呆在山上和那小畜生在一起,我本想带人杀上山去,但老金劝我不要操之过急,后来那个车莹莹找上山去带二人下了山直奔京城而去,老金认为这是擒下她们的绝好机会,恰好要去京城非过你这个丰城,而丰城正好有老黄你这个潜伏长空帮多年的卧底,正是我们擒下她的大好良机啊……想不到老弟你果然好本事,兵不血刃用离间计就让甘百霸他们进了大牢里,否则我们还真要费些功夫,而且难保有人逃出去向长空帮报信,若是夏书云带大队人马杀来可就糟了。」段天刀庆幸道。
  「嗯,夏晚衣不足虑,只是她背后的长空帮加上方歌吟才难对付,擒下她之后就可要挟方歌吟和夏老儿就范,说不定到时候整个长空帮都是我们的了」金松点头道。